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永不忘却 > 纪念张纯如女士
张纯如父母:一定要让这段历史写进美国教科书
news.longhoo.net  2007-12-14 10:34:05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

  张纯如父母:一定要让这段历史写进美国教科书

  “纯如,我们终于又站在了一起。”昨天,已故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父母、弟弟参加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悼念活动,并且参观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馆。在馆内,他们特别选择在两个地方拍照留念:一个是张纯如的雕塑前,一个是和平公园,“这两处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纯如死前最后的愿望,是希望能够拍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题材的电影,用西方人能够接受的方式告诉他们历史真相。”张纯如的母亲张盈盈教授说,“如今,电影《南京》正在美国上映,《张纯如》也已经在加拿大上映并即将在中国国内上映——纯如在天堂也应该感到安慰。”

  “不过,显然还有太多的遗憾。”张盈盈教授说,“南京大屠杀对很多西方人来讲还是闻所未闻。我们近几年来一直在推动一项议案,希望能将日军侵华战争这段历史写进美国的教科书。去年,在加州一道一道程序都走下来了,但最后到了州长那里却被否决了。”

  据了解,目前,美国新泽西州开始有了与中国抗日战争及南京大屠杀有关的历史教科书,但这些教科书来自加拿大。昨天,加拿大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共同主席列国远女士向记者展示了这些教科书。教材分为五课,其中专门有一课名为“南京大屠杀及其暴行”,主要是采用目击者和受害者的证言,包括南京暴行、慰安妇、日本731细菌战及化学战,以及强制劳工等。教材设计是引导和鼓励学生成为有责任感的世界公民,认识何谓人的尊严和人权,关怀他人所受的苦难,以及培养正义感。在课内,学生可以批判性地反思侵略战争导致的惨剧,作出理性分析判断,考量如何防止类似惨剧在将来发生。

  据悉,目前张纯如的父亲张绍进先生、张盈盈女士正在与加拿大史维会紧密合作,借鉴并努力将这些教科书引入美国的学校,“即使再难,我们也要继续推动这项工作!”

  杨振宁:绝对不会忘记轰炸声

  “任何一个听过炸弹下落声音的人,都绝对不会忘记!”昨天是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70周年祭日,当年的那段历史至今仍然深深地刻在杨振宁的脑海中,对惊天动地的轰炸声,他始终记忆深刻。昨天下午,85岁高龄的美籍华裔科学家、物理学大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来到南京大学,就“勿忘国耻,振兴中华”这一主题与广大师生进行座谈。

  提起昨天上午南京上空响彻云霄的警报声,老人说,“这让我回忆起了当年日本人从飞机上丢下的炸弹落地爆炸的情景。炸弹落下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紧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巨响——那个声音是任何一个经历过的人绝不会忘记的。”

  在座谈会上,杨振宁说,“二战中,犹太人被杀了几百万人,之后,他们收集了大量资料,出了很多相关的书。这种精神非常了不起。咱们中国人也得这么做!现在已经花了很多力量去收集相关的资料,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这也是一项非常重要、非常明智的举动。”

  赛明思:因为我是犹太人

  昨天,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馆来了不少外国友人。其中有一位似乎特别“忙”,拿着相机拍个没完。记者上前打招呼,他却来了一句地地道道的中文:“你好,我来南京20多年了,住在月牙湖!我的中文名字叫赛明思。”

  采访中才知道,和记者相比,赛明思对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馆的“熟悉程度”要深得多,“前几个月中,我一直在帮助这里翻译英文的标注和资料。”听到这儿,记者理解了为什么他要拍那么多照片——新馆也凝聚了他的心血。

  究竟是什么,促使赛明思对这项“义务劳动”抱以这么大的热情呢?原来,因为赛明思的身份,使得他对“大屠杀”有着更深的感触——“我是犹太人,我的国家也有类似的纪念馆。”

  不过,尽管以色列、南京都有纪念馆,但这两地纪念馆所代表的这两段历史,在国际社会上的关注度却有着天壤之别。“我的朋友,还有国外的很多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有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赛明思还去过美国的纪念馆,“那里也只有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没有人了解南京大屠杀。”

  对于这样的差别,赛明思说:“都是人,任何生命都应该得到尊重!对日本人,特别是年轻的日本人来说,必须知道并承认这段历史的真相,这样才能保证未来的和平。”

  陈君实:希望纪念馆保持下去

  76岁的陈君实先生是香港实用货仓有限公司的常务董事,一位慈善家。他自己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了。今年,老人特地带了全家前来,目的就是让全家都来感受这里特殊的气氛。

  陈君实出生在厦门,小时候,他亲眼看到日本兵将一位中国老人打得吐血。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了什么叫愤恨。解放后,陈君实定居香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陈君实第一次来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他花重金资助纪念馆的建设,并获得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特别贡献奖”。

  如今,看到新馆落成,陈老先生满怀欣慰:“我希望这么让人震撼的纪念馆能够很好地保持下去,接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参观悼念。”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罗静 郑春平 都怡文 谢静娴 解璐 陈英 编辑:陆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