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永不忘却 > 纪念拉贝先生
拉贝家602名避难者名单公布 名单有签名有手印
news.longhoo.net  2007-11-29 9:35:50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70年前的12月13日上午,穆喜福一头钻进南京小粉桥1号的拉贝住所。当晚,在满城的枪炮声、救命声、哭喊声中,惊恐不安地度过了一夜。在此后的六个星期里,整个南京城笼罩在血腥之中,30万同胞惨死在日军屠刀之下。那时,穆喜福14岁,在拉贝的庇护下幸存,同样活下来的还有600多名互不熟识的避难者,其中一个10岁的女孩李世珍,是他的远房表妹。他们共同经历了在拉贝住所的70多个难忘的日子。10年后,经大人们撮合成婚,一直相伴到如今。

005.jpg

名单

006.jpg

穆喜福和李世珍老人昨日在记者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小粉桥1号。

007.jpg

1938年,避难者们写给拉贝的“感谢信”。

  昨日,一份“拉贝住所里的避难者”的名单在国内首度公开,这份记录了602人的名单中,穆喜福夫妇的名字赫然在列。上午,在南京南湖南苑新村的家中,伴随着穆喜福和老伴的回忆,当年拉贝住所里避难者的生活,在《拉贝日记》公布后,更加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穆喜福回忆

  600多人逃到拉贝家避难

  穆喜福说,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时,他住在广州路4号,邻居中还有4户人家,广州路2号、6号、8号、10号,后门都跟拉贝家相通。因为这里属于国际安全区,城里的亲戚全躲到他家里,一共53口人。表妹李世珍家在南捕厅,也躲了过来。“当时拉贝住在我家对面,他家的墙上挂着一面很大的德国国旗,日军飞机低空俯冲轰炸时,因为有那面国旗,好几次没炸,我们觉得那里是安全的,日军不敢乱来。”

  12月13日,日军进城。穆喜福说,人们从自家后门跑进拉贝家,他一家53口也全进去了。当时拉贝在门口,他没拦着。这让我们很感动。我们和这些邻居是第一批。晚上,拉贝让大家留在那里。当夜,满城响起枪炮声、救命声、哭喊声,大家在惊恐中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外面平静了。“我糊里糊涂地跑出去,一看那情景就吓蒙了:对面马路(注:指广州路)上,河沟里,横着的竖着的全是尸体。”穆喜福随即跑回来,告诉大家不能出去,也别回家。当晚,陆续有难民涌进来。“印象中那晚有300多人,后来人数不断增加,到了600多人,挤在拉贝的院子里。我看到拉贝忙得要命,满脸胡子碴也没刮。”

  院子里铺满了芦席和稻草

  涌进家园的避难者给善良的拉贝出了道难题。吃、喝、拉、撒怎么解决?拉贝让人把避难者的名字一一登记出来,以便于分发食物和救济物品。穆喜福说,大人小孩都登记了名字,拉贝整理后,让大家按了手印。

  “没几天,拉贝搞来一大批芦席,还有稻草,分给大家。”人们在院子里搭棚子,铺稻草,支炉灶。看着满院的芦席棚,穆喜福觉得,这是拉贝发出的一个允许人们留在这里长期避难的友好信号。那时大家喊他“老毛子”,可内心充满感激。

  接下来就是吃的。拉贝弄来很多米和蚕豆,还有其他食物,但蔬菜极少。穆喜福夫妇的印象中,拉贝给每家每天分一碗生米或杂粮。各家领回去后,住得近的就由老人回家煮饭,一般是稀饭。有时也挨饿,但吃的几乎没断过。

  拉贝站在雪地里鼓励大家

  昨天中午,穆喜福夫妇与记者一起来到南京小粉桥1号。在这个让他们永难忘记的地方,老人很快找到当年日军晚上翻墙的地方,拉贝修的两个防空洞,还有他们一家搭棚子的所在,并一一向记者指认。

  “就是那儿,现在盖房子了,我们一家挤在那里。”穆喜福用拐杖指着铁栏杆外面的一处地方说。老人记得,那时正值冬天,寒意透骨,小孩也直哭,一家人相拥取暖,想起将来的日子,禁不住地流泪。特别是临近春节,下了一场雪,冻得更厉害,大家紧抱着被子,拉贝弄来更多的稻草铺在地下,让大家驱寒。他站在雪地里,胡子上沾着雪花,向大家嘘寒问暖,鼓励人们渡过难关。那年春节,拉贝给每家人都增发了大米,给小孩子准备了糖果、饼干,还有一个个小红包,人人都有。

  站在院中,穆喜福老人说,就是这么个院子里,当年最多时挤下了600多人。“这么多年了,我们都记着他,都念他的好!”

  ■记者先睹

  名单共602人,有签名,有手印

  昨日,记者见到了这份在国内首度公开的详细名单。在即将由江苏人民出版社等单位正式首发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二批史料中,名单会全部收录。在记者先睹的这份名单的第一页上写着“拉贝住所里的避难者”字样,并注明共有302名男性,300名女性,共602人,其中包括126名10岁以下的儿童。

  名单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所有避难者的签名,其中就有穆喜福和其父穆桂生的名字,字体有简有繁,也有人代笔的。第二部分是拉贝的工作人员据此整理的名单表格,上面分列了每个人的姓名、年龄、籍贯、职业等信息,每户人家当中都有长者作代表按了手印。比如穆喜福的名字下面就注明了“14岁,南京人,男……”等信息,而在其父穆桂生的名字下面,则注明了“49岁,南京人,男,卖菜,家长”等信息,他们一家都按了手印。极少数人则没有按手印,穆喜福说,那些人都是在那里住得比较短的人。

  在一页页名单上,留下的手印是深紫色的。穆喜福说,他记不太清了,极可能是沾墨水按的,当时可能一时没找着红色的印泥。除了签名和手印,还有非常特殊的一页,是1938年1月6日,避难者们写给拉贝的“感谢信”,内容是:避居于南京西门子电机厂代表住宅院内之六百余难民谨以至诚向西门子爵士致谢并祝福寿无量。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所长张宪文教授告诉记者,名单是他们在德国西门子公司总部搜集拉贝的史料时,在公司的档案中发现的。

  ■史学家说

  澄清细节是对历史的完善

  张宪文教授认为,“拉贝住所里的避难者”详细名单,是到目前为止,在当年南京国际安全区设立的25个难民收容所最多救助的25万难民中,发现的唯一一个独立的难民收容所的难民名单,信息完备可信,极具史料价值。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说,这份名单上有每个人的签名,手印,还有汇总,附带详细的个人特征介绍。留意这份名单可以看出,在职业上,有厨师、木工、卖菜的、卖鱼的、无业的,说明拉贝救下的全是贩夫走卒,最普通、最贫苦无告、最需要帮助的人。从籍贯上看,主要是沪宁沿线上的,比如镇江的、扬州的、无锡的,南京的,也有盐城的,少数是山东等外省的,可见当时被迫留在南京城中的人中还有大量外来难民,也从侧面印证日军当年所屠杀的,不仅是南京人。

  一个整体的历史是由一个个有机部分组成的,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也有很多细节部分组成,每一个细节的澄清,都是对历史的完善。张生教授指出,这份名单的出现,对于拉贝住所避难者真实情况的梳理,对于拉贝这个人物的再认识,对于南京大屠杀时整个难民生活状态的了解,都是有意义的。“《拉贝日记》的出现对于整个学术界,特别是日本右翼震动很大。日本右翼断章取义,提出‘拉贝住所的难民也会有强奸、抢劫的闹剧’等荒唐的观点。这份名单清楚地告诉世人,难民们是生活在怎样的状态中,是在一个有序的管理状态下,每天都有人监护着,晚上通常出不去,待在日军包围的弹丸之地。这份名单上幸存者的话,足可驳斥日本右翼的观点。”

  ■相关新闻

  国际安全区难民学国语生产自救

  生活在日军包围中的国际安全区的难民们,当年他们不光接受救济,而且还利用有限的条件积极组织生产自救,甚至组织学习班学习国语。这是南大历史系研究生王勇忠最近在一次研究中的新发现,得到了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专家们的肯定。

  今年初,王勇忠在南大图书馆的过刊库中发现了一份名为《金大难民收容所》、只有24页的油印小册子,但其中包含了南京难民区地图、金大难民人数及年龄表(3份)、金大粥厂外来领粥者统计表、金大难民技能者统计表、金大难民寡居户口人数调查表、金大难民生产调查表、金大礼拜捐收支清单、金大难民收容所杂项开支账单、金大难民收容所清洁工役津贴名单、金大难民自修团课程表、金大难民自修团教职员名单、金大难民自修团学生名单等10余份。

  据介绍,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共设有25个难民收容所,最高时约有25万难民涌入。其中与金大相关的收容所有金大蚕厂、金大图书馆、农科作物系、金大(宿舍)和金陵附中。其中一份表格记载了金大难民收容所人数在1937年12月20日到1938年4月30日之间的变化,其中在12月20日,金大难民人数为4600多人,到第二年2月16日减少到2347人,到3月底减少到2125人,1938年4月底为1900人。王勇忠说,随着日军杀人高峰过去,难民们陆续离开,这些离开的人主要是在外搭棚子居住的。

  有关专家表示,这些表格透露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是,难民区的收容所不仅仅是对难民进行救济,还组织了有技能的难民,利用本校空地进行粮食生产,比如春耕、织布、被褥衣物的准备等。这让今天的人们依然看到当时同胞们正在遭受的苦难,以及他们生生不息的精神。一份技能者统计表显示,金大收容所内共有331名各类能手,包括会织布的8名,纺纱的266名,以及1名全能者等。生产所需的工具,则由金大设法提供。一份清洁工役津贴名单显示,当时有16名清洁工,其中男性9名。

  王勇忠还发现,在局势逐渐稳定下来后,金大收容所还为难民们开设了“四门指导课,在农业专修学校办了一所小学,在蚕厂大楼办了一所农民学校,在北大楼办了汉语、英语、日语和数学,还在鼓楼堂为老年人办了识字学校。”自修团里,课程从周一到周六,上午7点至12点,下午1点到5点,休息1小时后继续上课,直到晚上8点。史料记载,金大难民收容所曾有900余名学生,但此次发现的表格上,只记录了235个人的名字。后来日军占领了金大,陈嵘和齐兆昌等继续组织人员,在干河沿金陵中学,举办了金陵补习学校。(鸣谢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所支持)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于英杰 编辑:陆晴 】

关于龙虎网 | 广告服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龙虎网·龙虎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25-84696777 广告热线:025-84696788 84696799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84696782
Copyright@2002-2007 LONGHOO.net,Nanjing Longhoo.net,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212006004 苏ICP证-020116 视听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