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新闻动态 > 纪念消息
70年前在难民所出生 能活到70岁感激魏特琳教授
news.longhoo.net  2007-12-13 10:44:47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70年前,屠戮挡不住他们的出生,70岁了,他们天各一方,成为南京大屠杀最年轻的“见证人”。今年8月,晨报曾和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联合发出报道,寻找70年前37个出生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以下简称金女大)难民所的婴儿。报道引起国内多家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关注,相关线索不断。4个月来,晨报走访南京、上海等地,找寻这些“南京1937婴儿”的生命足迹。

  □受访者:沈庆武

  □出生日期:1938年1月17日

  □出生地点:金陵中学的一个楼梯肚里

  11月的一个下午,记者敲开了沈庆武老人位于南京雨花西路一栋公寓二楼的家,门一打开,飘散于走廊上的中药味儿骤然浓起来。

  这是老式的两室户,面积不大,装饰简单,家具也很少。沈庆武说,这房子所有权是他儿子的,儿子已经搬入新居,平时就只有他和老伴两个人住。听口音,他是“老南京”,看容貌,染黑了头发、戴着金丝老花眼镜的沈庆武看上去顶多只过花甲。从履历上看,他的人生经历并无奇异之处:15岁初中毕业参军,在浙江定海当保管员,1957年作为最后一批志愿兵复员回乡;分配到人民银行工作,后来调到农业银行,60岁时在雨花台支行退休。

  “医药费能全报。”沈庆武满意地说,在空中挥了挥手,仿佛要把中药的味道拂散些。与此同时,他拂散的也是七十年的尘封。老人说,这是第一次与外人谈起他不那么寻常的出生故事。

  “我是七十年前在难民所出生的婴儿。小时候我母亲在谈到子女出生时,特别是我,总是念念不忘地说,感谢魏小姐,至于谁是魏小姐,我是云里雾里稀里糊涂。后来才知道是一位外国人,一个大大的好人。就是她设了个难民区,才使我们一家得以活下来。我就是在日军入城后一个月后在金陵中学一个楼梯肚里出生的。据说当天天尚未亮,我大姐帮剪脐带。并抱给我父亲说,是个男的,所以才留下来的。因当时兵荒马乱,日军进城无恶不作,父母心中十分害怕,为此,祷告上苍,祈念听天由命吧。如果是个男的,又平安降生,就留下,否则,不留,所以我的小名叫腹祈。”

  沈庆武回忆说,他们家当时住在高家酒馆,住所与金陵中学一墙之隔。日军进城后,怀孕的母亲带着哥哥姐姐逃进设于金陵中学的难民所,当时在那里避难的人数实在太多,母亲只得在一个楼梯肚子里生下了他。

  形势稍微轻松时,沈家六口人回到原来的住所,但从此以后直至日本投降的八年间,生活已经完全不一样。

  “日本军官住楼房,我们住平房,我每天都看见他们上操,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回忆在日军占领下度过的孩童时代,沈庆武有许多鲜明的印象片断,尤其记得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日军喜怒无常:“我记得日本人喜欢打棒球,经常在院子里打,有一次,棒球飞到我小姐姐的额头上,她是因为惊吓而不是伤痛而哭起来。日本人买了几个麻饼给我姐姐,好像要表示友好。父母从小教育我们不能拿日本人的东西,但实在没办法只好收下,回家交给了母亲。母亲打了我们一顿,把麻饼扔进了茅坑。”这一叙述得到了大沈庆武1岁的小姐姐沈庆慧的认可。

  他们姐弟还亲眼目睹一个日本士兵对父亲进行的生命“戏弄”。当时父亲正抱着沈庆慧,日本兵端着枪进了家,问父亲要香烟,父亲没有,日本兵就开枪了。正在此时,沈庆慧手上的玩具落地,父亲弯腰去捡,子弹擦着头皮飞过。“他看见我父亲居然躲过子弹,哈哈大笑起来,就放他走了。”

  由于这些难以磨灭的经历,沈庆武说:“我是一个极普通之人,但自己这个生长在日寇铁蹄下,过了八年亡国奴生活的人,心中有万分的伤痛,始终不能忘记这一段屈辱的日子。”

  “我的父母已经过世三十年了,大哥、大姐也先后过世,只有我和二姐还在世。我要为母亲感谢魏特琳教授、程瑞芳女士。我要为自己能得以活到七十岁,而感激魏特琳教授、程瑞芳女士。我要为祖国日趋强盛而感谢党,感谢无数的先烈,感谢一切做出贡献之人。”

  从沈庆武住所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一段露出地面的地铁轨道,每隔几分钟,就有风驰电掣的列车经过,隐约听得见车站广播,说这一站是“中华门”站。历史的镜头拉回到1937年12月13日晨:经历了一夜炮轰的南京城失守陷落,日军谷寿夫师团首先从中华门进入南京。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南京晨报 作者:卞宁 编辑:唐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