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他们 > 见证者
耄耋之年敞开心扉 日老兵为70年前兽行忏悔
news.longhoo.net  2007-12-14 13:53:13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是一个侵华日军老兵的真实回忆,他叫三谷翔,今年88岁,70年前,18岁的他跟着日军第三舰队第十一号战队第二十四驱逐队,从上海进入南京,并且参加了南京大屠杀。10年前,在日本友人松冈环的努力下,三谷翔终于勇敢地站了出来,说出了脑海盘旋了数十年的残酷记忆。昨天,他也坐着轮椅再次踏上了南京的土地。

  在江东门纪念馆新建的悼念广场上,已经老迈的三谷翔颤巍巍地坐在轮椅上,看着这个70年前备受蹂躏的城市,看着四处涌来的悼念的人群。眼镜后面的,他的眼睛似乎一直闭着,任凭周围汹涌的人流,他只是缩在被单里端坐不动。从松冈环口中,记者知道了这个日本老兵当年的罪行。

  面对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三谷翔依然安静地闭着眼睛。这个双手也曾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老兵,在耄耋之年,终于勇敢地敞开了心扉。长久在寒风中注视着碑文上斗大的数字“遇难者300000”。

  三谷翔证词原文:

  我是从日本来的三谷翔。作为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加害方的一个士兵当时参加了侵略战争,对此我至今都感到耻辱。

  我去南京是在1937年10月18日至12月25日之间,当时我乘坐“海风”号,属第3舰队第11战(船)队第24驱逐队,即从上海进攻南京的长江溯行部队。当时我18岁,参加了日本海军,是年龄最小的新兵。我所在的舰艇是当时被称为日本海军最新锐的驱逐舰。

  12月13日,早上就有“南京今天陷落”的情报,我们在离南京最近的浦口附近待命的时候,南京陆上的炮台与舰炮正在交火。那个时候,日本海军的舰炮射击相当准确,威力很大。不用多少时间,炮台就沉默了。

  这以后,像炮台战那样的战斗状态就结束了。往江边看去,好多只整齐地堆积着中国人尸体的筏子从上游漂来,尸体堆积的高度有1.5-2米,那堆积的方法就像几何学上画的图那样严实,过于整齐了。我们觉得很奇怪,怕里面藏着异样的东西漂过来。在这样的猜测下,全体人员都站到甲板上,拿起了步枪搁在腰间,对准眼前的目标连续射击了一阵。所谓把枪托搁在腰间,指的是不用特别瞄准,大致目标出现在眼前,用手支撑着顶住腰射击。

  我们用步枪连续不断地射了一阵,没有任何反应。

  这正是南京沦陷的时候,我们停泊在中山码头的江面上。说是江面,其实只是1公里宽正中央那一带。据说17日有南京入城仪式,各船要把所谓陆战队送去。我们全副武装,乘汽艇在中山码头登陆,然后徒步从中山北路穿过被沙袋堵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个小孔的挹江门,进入城里。那儿巨大的城门口高高地堆积着沙袋,只留出一条能够通行的缝隙,从城外看是在右侧。我们从那儿进城,在举行入城阅兵仪式处的数百米外待命。去的路上,附近的小公园、小广场,或者曾是网球场的地方,可以说没有例外,到处都堆积着山一样的遗体。那些人是中国兵还是市民,完全不清楚。有光着身子被杀的,有像念珠那样串在一起的,或者是数人被绳子拴在一起的。枪杀或刺刀刺杀的痕迹,多得太过分了。还有,不可思议的是,隆冬季节却堆积着大量光身子尸体。

  17日的入城仪式结束后,我们回到了船上。第二天开始在船上警备,目睹了每天从早到晚不断用卡车运来的分不出是俘虏还是中国百姓的人们,将他们从中山码头赶下江,然后用机枪对准他们,将他们,将他们击毙。仅相距数百米,肉眼也看得很清楚,但我们正在当班警戒,就用望远镜看,清楚得如在眼前。在机枪连续射击时,潜下江去想逃跑的人不久因憋不住气凫上来,日本兵就瞄准他们射击,射中了当场沉下去,或者顺江流往下游。他们有的穿着白衣服,有的穿的是黑衣服,从衣服上分辨不出是不是士兵,都是二三十人一批被装上卡车运来的。为什么他们会被卡车运到被杀的地方来呢?我们对此持有疑问。我们只能想像,他们也许是被命令做什么工作,或被告知为了什么差使要带到什么地方去。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为什么途中不从卡车上逃跑呢?我认为不一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杀,也有的是可杀的地方。我们只能认为,他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欺骗来的。

  这样的情况每天继续着。偶尔到了晚上,从对岸传来呻吟般的叫喊声。火焰摇晃着,“嗖”地横向蔓延。仔细一看,是人们被烧死的情景。第二天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像人的形状的东西焦乎乎地倒在那里,就像火灾现场烧焦的木桩似的,

  扬子江正处于枯水期,水每天在减少。这样,有时候以前被杀的人们的尸形,在岸边被泥土覆盖着、弯曲重叠着露出来了。我看到七八个中国人将他们收拾起来,挖了洞,用绳子系着脖子或其他什么部位拖到洼地去。这是17日以后的事。我看到的南京大屠杀是在17日以后开始的。我27日最后回到了佐世保,25日以前我在那里一直看到日本兵的射击。警戒大致1天2小时,第2天时间又有变化,每天如此警戒着。由于机枪兵和其他士兵不上来,水兵担任警戒,所以1天警戒1次,有时轮到2次。担任警戒期间,每天隔一段时间就有枪击的杀人行为,大屠杀一直在继续着。警戒中,别处的枪击兵等士兵也说着“让我看看”过来看。

  当时,我们日本人绝大多数都是以为天皇而死、把生命奉献给天皇为最高道德而活着。这样的教育从小就开始了,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军国少年了,所以不管是否等到征兵检查,身为男子,当兵是当然的。所以在自己能够选择的时候就去了,志愿当了海军。

  至今,我并没有机会在众人面前讲述这些证言。70年后的今天能有机会在南京的各位面前讲述,我从心底表示感谢。作为日本人,我时刻为发生过这样的事件而深深反省。

  在中山码头,我亲眼看到了被血染红的长江水、倒下的人们的悲痛和愤怒、仇恨。不讲出日本的胡作非为我会坐立不安。

  1937年12月13日,作为侵略中国日军中的一个士兵,我参加了侵略进攻南京的战争,而2007年12月13日,我作为渴望和平的一个市民来到了南京。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以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而结束。战败让日本国民重新得到了自由和和平,这时我才认识到这场使亚洲牺牲了2000万人、也让日本失去360万生命的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

  
  “那次战争不是侵略战争”、“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从军慰安妇之类根本是没有的”等等,这些怪异家伙的势力近年来陡然增强,正是这部分人伙同右翼势力,叫嚣那部宪法是战胜国美国强加给战败国日本的,要改变宪法,企图制定能参加战争的宪法。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梁建恕 史小燕 杨清 编辑:陆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