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他们 > 幸存者
曾亲眼看着二姐被日军残杀 又一位幸存者去世
news.longhoo.net  2007-12-19 9:05:30 推荐 评论 【 字号:

11980020973a.jpg

  【龙虎网报道】200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70周年祭日,听着一阵一阵凄厉的警报声,病床上的姜根福特别清醒,不吃也不喝,只是不停地叹气,第二天就进入昏迷状态,经过5天的抢救,这位历史的见证者昨天下午4:50还是静静地去了,终年78周岁,原因是心肌梗死。他在弥留之际嘱托儿女:把我葬在功德园,我要与李秀英在一起。

  13日那天情绪反常

  “最初是2006年出现病状的,两年内住了八次院,抢救了两次,这次没挺过去……”姜根福的女儿姜国武没说完就哭了起来,“我爸爸一生真的命苦。”

  去年因为胆管炎,姜根福把整个胆切除了,紧接着突然脑梗死,在医院住了很久。去年11月18日发生了第二次脑梗死,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挺过去了7次,今年11月24日又因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南京市第二医院十三病区,“两次病危都是差不多这个时间,临近12月13日,去年,我清楚地记得他跟我们说抬也要把他抬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这次他也一直惦记着新馆的建成开放,纪念馆也通知他过去,可是我爸爸实在去不了……”姜国武告诉记者,平时家人每天都买报纸,一有大屠杀的相关报道就讲给他听,“听到新馆的情况,他非常想去,因为身体不好,去不了,他感觉很遗憾。”

  12月13日那天,也许是想到了不堪回首的70年前,姜根福很清醒但情绪反常,什么也不吃,警报一次次拉响的时候,他就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嘴里唠叨着“历史不能忘记,和平好……”姜国武透露,那天爸爸肯定是想起了过去,受了刺激,一直叹气,第二天就昏迷了,再也没有醒过来。

  “我要与李秀英在一起”

  “我爸很节省,他担心自己上医院会花很多钱,在医院身体稍微好转就要回家。”姜国武告诉记者,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妈妈身体也不行。

  除了两个女儿之外,姜根福还有一个大儿子,但这唯一的儿子却又患了痴呆,一直没有成家,跟着姜根福老两口生活,“爸爸省吃俭用,就为了大哥。”而在三年前,姜根福曾经被骗去积蓄已久的两万元,被骗之后,姜根福后悔不迭,从那时开始,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了。

  姜国武告诉记者,住院期间,父亲没有过多地说什么,因为正好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70周年祭日,他讲得最多的想得最多的还是亲人罹难的事,想到过去就唉声叹气,想到李秀英、夏淑琴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胜诉他就开心,“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临终前,姜根福用微弱的声音嘱托儿女:把我葬到功德园,我要与李秀英在一起。姜国武称,因为当年父亲与李秀英一起到日本“战斗”过,诉说过自己的经历,“‘我要把我的经历告诉更多的年轻人’,这一直是我爸爸的心愿,每年12月13日,与其他幸存者见面,也是我爸爸最感安慰的时候……他与李秀英就像亲兄妹一样。”

  今天上午,姜国武与其家人将到功德园去,圆父亲最后一个心愿。

  链接  看着二姐被从头劈成两半

  1937年12月13日下午,为了躲避日军的屠杀,姜根福一家划着破船逃往郊区,躲在惠明河畔的芦苇荡中。姜根福那年9岁,他的七弟还在襁褓中,芦苇荡中,七弟哭着要吃奶,姜根福的母亲自己也没吃的,哪里有奶水。然而七弟哭个不停。日本兵走过惠明河河堤,听见芦苇荡传来哭声,就找过来,发现了他们。日军要侮辱母亲,母亲坚决不从。日本兵从母亲怀里夺过七弟,活活摔死在地上。母亲去抱小弟,却被日本兵一枪打死……

  顷刻间,母亲与襁褓中的弟弟连遭杀害。父亲赶过来,日本兵已经走了。父亲从一间空房子找到几块破木板,钉成盒子,盛放母亲和小弟的尸体,遗弃在无人的村庄里。屠城之后大概由红十字会收尸人收走,姜根福再也没见过。

  才过了两天,日本兵在芦苇荡附近又发现了父亲,抓去扛东西。而父亲这一走就没有回来,至今没有下落,姜根福猜想,可能后来日本兵杀了他。

  母亲已死,父亲被抓,二姐承担起照顾全家的重任。日本兵经过惠明河河堤时,又发现二姐,欲强加侮辱,二姐反抗,狠命扇了日本兵一巴掌。另一个士兵随即拔出腰间一米长刀,朝二姐迎面劈下去。躲在芦苇荡中的姜根福清清楚楚地看见,二姐被从头劈成了两半。

  接下来的一天,姜根福的三姐搀着弟弟出去找东西吃,两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最后一家九口人只剩下姜根福和只有七岁的五弟。

  日本兵占领南京后控制了全城铁道。当时负责维护西站铁道的日本兵经常握一把一米长的大榔头四处溜达,榔头一头尖,一头圆。

  一天,姜根福睡在西站茅草里,忽然弟弟推了推他,飞快地说:“哥哥快跑!”姜根福还没反应过来,日本兵已经到了面前。日本兵挥起榔头,尖头朝姜根福后脑砸下去。姜根福顿时晕倒,血流了一地。后来一名黄包车师傅救了他,至今姜根福的后脑勺上还有一道疤痕。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毛丽萍 编辑:胡旻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