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他们 > 幸存者
天空在燃烧 防空警报触动84岁幸存者记忆
news.longhoo.net  2007-12-14 10:24:12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钱剑文老人执意邀请记者和她一道坐在阳台上完成整个采访。阳台上,摆满了各种花草盆栽。“我今年84岁了,每天看看报、养养花,子女孝顺,身子也还硬朗,我很知足,但只要一想起当年发生在身边的那些惨剧,我的心里就堵得难受”,老人家口中的“惨剧”,就是70年前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那一年,钱剑文还是个14岁的少女,她和父母一起,在难民区里艰难求生,见证了南京那段最悲惨的一幕:“一听到12月13日响起的防空警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日子,一闭上眼睛,那些人和事又会出现在脑海里,这么多年来,我从没和外人说起过,但是今天,我想说出来”,老人家泪流满面,但语气坚决。

  “整个南京的天空都在燃烧”

  南京沦陷之前,钱剑文的父亲在国民党政府部门工作:“父亲当时只是个小职员,日本人攻进来之前,有钱有权的国民党大员们都跑掉了,我们没有钱,又没有门路,只好在鼓楼二条巷难民区里找了一个处所搬进去”,因为要收拾一些生活用品,钱剑文和母亲几次往来于建邺路老家和难民区之间:“其实在南京城被攻破之前两天,日本人就开始对城里进行轰炸,到处都是遭轰炸后燃烧着的房屋和炸死炸伤的人们,好像整个南京的天空都在燃烧”,钱剑文回忆说:“我们不敢白天上路,只好晚上出来。空袭警报几乎就没断过,只要一拉响,城里的老百姓就会条件反射一样地去找地方躲起来,以至于到现在,每年12月13日拉响警报,我都会心惊肉跳。”

  鬼子闯进难民区找“花姑娘”

  城破之后,钱剑文随父母住进了难民区。“当时难民区还有个称号叫安全区,但这个安全是相对的,大概也就两三天之后,日本鬼子就闯进了我们住的地方搜人”,钱剑文告诉记者:“有一天晚上,我和爸妈刚睡下不久,就来了一队日本兵,挨家挨户搜人,爸爸怕我被他们发现,就让我躺下不要动,他们将带过来的所有衣服都堆在了我的身上,看上去就像个衣堆。这几个日本人一边用枪托敲着地板,嘴里还不停地嚷嚷着要找‘花姑娘’,我好几次想探出头来看看,都被爸妈从外面摁住,直到日本人走了以后才放我出来。当天晚上,我住的地方被拉走了好几个年长的叔叔伯伯,但最后只有一个人回来了,据他说是被日本人带到了江边,用机枪扫射,他倒下装死,才逃过一劫。”

  考虑到所住的难民区已经不时有日本人来抓人,所以钱剑文和父母想法设法搬到了金陵女子大学所在的难民区避难。“那个难民所是外国人搞的,当时还没有鬼子进去抓人,而且里面有粥喝”,钱剑文说:“最难得的是里面难民们之间的关系特别好,一家有点困难,边上所有人都会二话不说上前帮忙。”

  “我和妈妈发疯一样找爸爸”

  不幸还是发生了,有一天,钱剑文的父亲早上出去后,很晚都没有回来,钱剑文守着母亲和姐妹们一起等,等了两天两夜,都没见人;“当时就觉得爸爸出事了”,钱剑文和母亲一起发了疯似地上街去找父亲,从建邺路老家到难民区,来回找,一路上的情景让她终身难忘:“从上海路往鼓楼走,无论你的眼睛看向哪个方向,都能看到死人,坐着的、躺着的,血流满地,整条金川河里泡满了发胀的尸体,层层叠叠,整条河水都被鲜血染红了”,说到此处,老人家已经泣不成声:“作孽啊,那些日本人真是作孽。我和妈妈在上海路的一个尸堆上,看到一个和爸爸穿一样衣服的尸体,我当时就觉得天塌了,妈妈仔细看过后告诉我,那不是爸爸,我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到第四天父亲回来时,所有家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原来父亲是被鬼子“拉夫”抓走的,被鬼子逼着干了三天的杂活,找了个机会跑了回来。钱剑文告诉记者:“这可以算是所有不幸中的万幸,也是整个大屠杀期间我得到的唯一安慰。”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朱昕磊 编辑:刘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