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特别制作 新闻中心 | 龙虎首页 | 导航

 

您的位置:龙虎网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 历史回顾 > 大屠杀纪实
燕子矶:日军江滩射杀5万中国平民
news.longhoo.net  2007-11-30 15:42:22 推荐 评论 【 字号:

  【龙虎网报道】68年后来到燕子矶,眼前的景象已经“物是人非”:当年日军架起机枪向我无辜平民疯狂扫射的山岩依旧环峙江边,数万同胞“尸横荒滩,血染江流”的江滩却已被江水淹没,只有临江伫立的燕子矶江滩死难同胞纪念碑(如图,本报记者吴彬摄),在无声地控诉着日军的暴行。

  5万同胞血染江滩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军战犯时,燕子矶屠杀案并没有被专门提出,因而被人忽视。长期研究燕子矶历史的沈玉才先生告诉记者,南京城破后,日军一个骑兵营尾随逃难军民追到燕子矶。当时正值枯水季节,江面上的渡船早就逃到江北,数万逃难人群一时陷入进退维谷的绝境。“日本骑兵当时带着轻机枪,他们把枪架在燕子矶一带的山头上,对着江边人群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难民一片惊慌,四处逃散,妇女、儿童和老人被践踏者不计其数。有的人躲进了芦苇荡,但很快遭到了日军密集的扫射,中弹者不计其数,用‘尸横荒滩,血染江流’形容当时的情景,一点也不为过。”

  据资料记载,在这场血腥的屠杀中,有5万多同胞血染江滩,“所有的尸体,或漂浮江面,水为之赤;或堆积沙滩,雨淋日晒。直到次年春夏之交,此处积尸,还无人过问,臭恶气味,远闻数里之外。”

  抗战老兵目击屠杀

  抗战老兵郭国强,1936年参加88师,曾参加南京保卫战。

  在回忆燕子矶屠杀时,郭国强说:“1937年12月,我和二三百名‘中央军’穿着便衣,逃到燕子矶三台洞附近,亲眼看到日军在燕子矶江滩进行大屠杀的情景。当时日军用机枪扫射了一天一夜,有两万多名已经解除武装的‘中央军’丧了命。我们躲在三台洞里,后来被日军发现,我们佯说是开山的农民,并拿出开山工具才免于一死。之后,我寻机逃到八卦洲下坝村,才在这里定居下来。”

  燕子矶公园负责人王金星认为,这些军人集体罹难,多半是受到了日军的欺骗宣传。在日军包围南京城的几天里,不断散发传单,宣称“日军将尽力保护良善的人民”。同时,日机大量散发“绝对不杀投诚者”的优待证,劝守军缴枪投降。但随后的事实证明,这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燕子矶惨剧发生在南京城破之初。接下来的数周时间里,南京成了一座“地狱之城”。对于日军在南京各处犯下的滔天罪行,就连南京大屠杀的头号刽子手松井石根后来也有所“醒悟”。在东京巢鸭监狱受押待刑之际,这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曾向僧人花山信胜“忏悔”说:“南京事件,可耻之极。”

  三角形碑亭寓意深远

  为了让世人永远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抗战胜利40周年(1985年)时,南京市人民政府在燕子矶东端山顶建三角亭一座,亭中立碑一方,是为纪念。碑文为市委办公厅所撰,著名书法家陈慎之书写。

  沈玉才告诉记者,纪念亭之所以建成三角形,寓意我们民族史上曾经有过国土残破的惨痛一页。为了保证碑石材质,当年特地选用了浙江温岭的石材,一路海运过来。碑亭建成后,前来凭吊的游人络绎不绝。20年来,也有一些悔罪的日本老兵前来碑前谢罪。

  也许是自知罪孽深重,他们在碑前放下鲜花后,大多会悄悄地离去,没有留下片言只语。

收藏此页 | 打印此稿 | 关闭窗口
来源:南京日报 作者:左中甫 编辑:肖云 】

关于龙虎网 | 广告服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龙虎网·龙虎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25-84696777 广告热线:025-84696788 84696799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84696782
Copyright@2002-2007 LONGHOO.net,Nanjing Longhoo.net,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212006004 苏ICP证-020116 视听节目许可证